当前位置: > 部位纹身 > 头部纹身图案

一个被纹身绑起来的男孩

发布时间:2022-05-13 06:12:35 来源:https://www.kuwenshen.com/ 点击:

被文身捆住的少年

君哲(化名)坐在水库旁 p>被文身捆住的少年

君哲身上的部分纹身

被文身捆住的少年

君哲生伟的部分纹身/照片

被文身捆住的少年

梵龙纹身馆

被文身捆住的少年

梵龙纹身馆内

随着机器在左前臂上来回移动,它发出“咚咚”的声音,皮肤很快渗出血液。由于无法进行麻醉,君哲(化名)被灼痛的感觉差点晕倒。他躺在一张单人床上,双腿抬起、落下、抬起、落下……右手来回揉着脸,拼命想要缓解灼痛。

“太疼了,会死人的。”尽管已经过去了快两年,君哲仍然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清洗纹身的感觉。他觉得自己已经受不了了,但要洗掉身上的纹身,他至少要洗50次。

这位来自浙江省江山市的年轻人,上半身50%的面积都被那些黑线占据——胸前和后背依次勾勒出肩龙、麒麟、十字的图案。 ,蜘蛛和鬼脸被写在手指和脚踝上。

如果不摆脱他们,君哲将无法回到教室,也无法回到别人正常的视线中。家人表示,如果不去除纹身,“我连个正经的老婆都嫁不出去”。只有做那个“干净”的孩子,才能成为父母所期待的样子。

母亲周容娟害怕外人对儿子的目光。带儿子出去吃饭,每当有人问“我儿子为什么有这么多纹身”时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“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”

君哲的大部分纹身都藏在衣服里,但左前臂上的“观音踏龙”纹身却让他完全暴露在阳光下。当时他不知道写什么,纹身店的老板把这个图案推荐给了他。那一年,君哲14岁。这个年轻人只把纹身当成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。他没想到,他的青春和人生,竟然被这些黑线所定义。

周容娟记得,她的儿子曾经是一个“乖巧”的孩子。 43岁的她,想到儿子现在变得“这么调皮”,有点害怕,生了二胎。每次看到二儿子,她都说心变甜了。

她说,17年前,她也是这样爱上君哲的。那个时候,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第二个孩子。然而,在成长的道路上,“非常优秀”的男孩慢慢走进了岔路口,被一步步推入荆棘之地。

纹身

清洗纹身的过程就像剥掉一层皮肤。左前臂上只有一个纹身需要清洗七八次。每次清洗后,伤口恢复需要时间,所以一年只能清洗一到两次,每次清洗费用在9000元左右。这意味着要洗掉暴露的纹身需要6万到7万元和几年的时间。

无法衡量的是身体的痛苦。每洗一次,君哲的手臂就变大了一倍。第二次洗完,正要洗手,在手指上纹个纹身的时候,他把所有的钱都付了。君哲的父亲徐江平心里一软,”(他)眼里含着泪说,“爸,我不洗了,疼死了。我没洗,因为他太可怜了。”

但如果他不忍受这种痛苦,君哲这辈子就会到处碰壁。 2017年9月的一天,徐江平接到君哲二班老师的电话,要他带儿子回家,洗干净纹身,然后回学校。那时,君哲的左前臂已经满了。这个低年级的小男孩突然成为了关注的焦点。

因为一次洗不完,只好套上妈妈准备的两双袖子,遮住裸露的半臂,然后回学校,“尽量不让纹身影响其他孩子。”

初中毕业后,君哲的中考成绩无法进入普通高中。徐江通过关系把儿子送进了职业高中。当时,学校出于“后续招生的顾虑”与许江平签订了协议。君哲暴露纹身超过3次,就会自动辍学。

过去,学校也招收有纹身的学生,但都是“手臂上有一点点”。这么大面积的纹身还是第一个案例。考虑到住宿期间洗澡睡觉会暴露纹身,学校老师建议徐江平最好还是让君哲回家待在家里,“毕竟你的孩子和别人不一样。”

这种“签名拉签”“徐江平很难接受,“他有时撩衣裳”,很难真正跟上。有时,君哲回到家对父亲说, “这次又被抓到了。”

君哲在这所民办职业高中就业班学习了两年,可以推荐就业。但学习了近两个月后,他停止了上学,也没有参加期中考试。

一位老师说,君哲喜欢上课睡觉,经常迟到,喜欢一个人躲在厕所里,在后花园抽烟,“不是我们开除他,他不想来也没有不看。”但徐江平觉得儿子在学校里也因为纹身而承受压力。

花臂有多疼

另一位在校负责监控君哲情况的职高老师表示,君哲“除了抽烟和纹身,没有任何不良想法”。他觉得孩子“在学校整体表现不错”,但校园规定明确禁止出现大面积纹身。 “可能是把明显的东西拿出来,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。”

在许江平看来,因为纹身,儿子的人生突然走下坡路,开始跌得更快。夫妻俩给儿子规划的路,就是等儿子高中毕业参军,再进入国企,一步步从基层做起……然而,这条路被彻底砍断了关闭。

徐江平私下咨询国企同学,单位是否接受有纹身的员工。对方说:“我们单位绝不要任何有纹身的人。”他带着儿子去见自己的生意伙伴,对方对君哲说:“等你长大了,跟我谈生意,看看你这样的纹身,对,我就不和你说话了。”

所有的纹身只花了1000多元。君哲没想到,这些都成了他生活中的重要因素。

怪物

君哲身上爬行的纹身,就像是一只长着爪子和爪子的怪物,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生命。一开始只是右上臂的一小部分,“短袖刚好能盖住”。

那是2016年的暑假,还在读初一的君哲遇到了一些“不读书的朋友”。和朋友一起看了电影《古惑仔》后,君哲觉得这个纹身“很雄伟”。 ”,他在朋友的推荐下,花了一百多块钱买了一张鬼脸。当时,他只对纹身店老板说,“再帅一点。”

因为纹身可以被衣服遮住,所以周荣娟从来没有注意到。儿子一直一个人睡一个房间,不常见到她。

当时,周荣娟在经营美容院,徐江平在江西做生意,每个月回家几次。大多数时候,君哲都是一个人呆在家里。他喜欢放学后玩游戏,一个人呆在自己的小屋里。狭小的房间只能放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及膝的长方形桌子。空荡荡的房间里,与这个少年有关的东西寥寥无几。唯一有明显印记的物品是篮球和王者荣耀三等奖。

有一次,周容娟无意中发现了儿子身上的纹身。母亲劝说后也没有过多批评儿子,而徐江平则打儿子,警告他不要再纹身了。

君哲口头答应了父亲,但过了一会,他又去正文了。

他身上的大部分纹身都是在一家叫“梵龙纹身工作室”的纹身店里完成的。他对父亲说:“你越打我,我就越想要短信。”他看不懂最亲近的人的拳脚,于是去找纹身店老板抱怨自己的苦恼。

这家经营了十多年的纹身店,位于君哲家对面的另一个密集住宅区。从君哲家步行只需3分钟。这家纹身店位于主要街道旁边的一条小路上。你一眼就能看出来。它正对着马路外的主要理发店,里面的另一个小隔间是纹身店。

在喧闹的小镇中心,不时有手拿烟的少年路过。他们三五成群,抽着烟,穿梭于城市的繁华街道。在这个巴掌大小的小镇上,可供青少年打发时间的地方并不多。他们去的地方大部分都差不多,比如网吧,可以打游戏的酒店,台球厅的牌厅,还有这家纹身店。

君哲两根手指上的蜘蛛和鬼脸也写在这里。许江平在儿子手上发现这两个图案时,顿时怒了:“我把他(指)皮剥掉。”当时许江平问儿子有没有在别处写过,君喆犹豫着拒绝回答。

徐江平觉得不对劲。他拿起儿子的衣服,发现他的胸口和后背都有花纹。 ,送到急诊室。

打了儿子之后,许江平后悔了。但他讨厌儿子不听警告,讨厌纹身。在许江平眼里,有纹身的人就是懒惰懒惰的“社会混蛋”。他经营着一家化工公司,当工人容易找到时,他会拒绝有纹身的人。

“它不可能落在我儿子身上。我的儿子是我自己的。”面对儿子的不服,许江平用暴力解决了问题。许江平告诉儿子,如果身上有纹身,可以把衣服遮起来。他原本想让他停在那里。

但是在初二暑假的前一个月,君哲的左前臂又纹了一个纹身。许江平发现后,又被打,“我踩在地上把他打死了。”君哲很生气,但被打后的第二天就去了纹身店,将手臂纹在了左前臂上方。

此时,本来可以被衣服遮住的纹身已经遮不住了。

徐江平夫妇跑到纹身店质问吴玉良。因为手臂上的纹身,儿子“连校门都进不去”。吴玉良的情人回答:“不是我不为别人着想,真的很多人聚在一起……我们是做生意的。”没有规定未成年人不能纹身。”许江平觉得吴玉良是在赚黑钱花臂有多疼,于是把吴玉良告上了法庭。

最终,江山市人民法院判决吴玉良承担50%的赔偿责任,吴玉良承担君哲未来每次纹身清洗费用的一半。但徐江平对判决“一点都不满意”。徐江平觉得吴玉良应该承担主要责任,而不是同一个责任。

但本案审判长徐根才认为,“父母的责任不可推卸”。徐根才认为,正如在法律没有规定不得给予未成年人的情况下,被告人也不能假定“不受法律禁止”。就像推卸责任一样,父母应该和孩子做朋友,可以平等沟通,但他们用殴打和责骂,导致君哲不断扩大纹身面积,造成的伤害也有过错。

但是,不管谁的错,在这个社会制度中,纹身就像一道永远抹不去的伤疤,刺入这个年轻人的身体,洗不掉也抹不掉。

《坏小子》

从职业高中毕业后,君哲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回家了。今年6月,他在快手认识了女友莉莉(化名)。一天晚上1点多,15岁的女孩从徐州的一个小镇坐了2个多小时的车来到这里。他们相爱了。

周容娟以为是早恋。她明明反对,更何况君哲不准带女朋友回家。于是,君哲决定带莉莉去酒店。什么时候回家,就看君哲的心情了。周容娟觉得自己带不回儿子了。

花臂有多疼

君哲说他不认为自己对纹身有误,“我只是觉得他们很封建。”君哲以为他过着自己的生活,“我父母一直希望我这样生活,学习,当兵,当个好孩子。我觉得我在放纵自己。”

君哲从不和他的朋友谈论纹身。对他们来说很正常。

他常去的“梵龙纹身工作室”,满是吸睛的成人纹身照片。穿着漂亮的少男少女不时出现,戴着大大的金链子,手臂上布满了纹身。蜘蛛和莲花的吴玉良答应带朋友去打折,甚至免费纹身。

有时候朋友会请君哲去纹身,他已经带了十几个朋友来这里参观。这里是青少年的聚集地之一,满足了君哲对江湖的诸多想象。

君哲的好友小龙(化名)和凌剑(化名)都在这里纹身,小龙还在被君哲“忽悠”。

“在我们这边,像我这么大的男女,基本都是花臂和脚,这样的人我已经习惯了。”莉莉也想写,怕被妈妈打。

他们是同类。小龙喜欢穿印花西装、T恤、大裤衩、拖鞋。他身高1.8米,走路时左右摇摆。几个年轻人一起走,你说,我说,烟雾缭绕。夜晚是他们的天堂,网吧是他们的娱乐区。玩完游戏,少年们回到酒店,继续打牌,玩得不亦乐乎。累了就挤进两张床,睡个好觉,留个地方吃外卖。 ,烟灰。

醒来后,他们喜欢成群结队地去城郊一个30米深的水库。它就像一个天然的峡谷,清澈的水。少年们穿上泳裤和泳圈,“砰”的一声进去了,一条领带就是半天。有的人根本不会游泳,却忍不住下水。来这里游泳的人很多,也不需要钱。

莉莉不会游泳,所以她用纸擦了一块方砖,把它放在湿漉漉的河岸上,坐在上面,然后在水中荡秋千。

君哲觉得这样的生活很“自由”,喜欢交朋友。从初二开始,他的社交圈迅速扩大,“朋友见朋友”,认识了很多比自己大的人。

父母很担心。有一次,半夜1点,许江平接到电话,说君哲被砍了。两群人晚上打了一架,对方拿了三把菜刀,一根铁棍,还戴着口罩。君哲两手空空的冲了上来,用手臂挡住,在上面切出一个红色的大洞。更严重的刀在他的腿上,他的骨头暴露在外。在场的几个孩子凑到一起,最后只收了200块钱。没办法,只好给徐江平打了电话。

据徐江平说,儿子是为了朋友的女朋友出柜的。这件事让君哲对自己曾经坚信的友谊感到冰冷——最后只有他一个人冲了上去,“我去帮他,没人帮我。”电影中的情节未能达到现实。上演的时候,他被砍的时候,有人在旁边看着,也有人跑了。他很生气,“有这种人吗?”

他称他的朋友“表哥”“表哥”,但有时,“表哥”和“表哥”也不可靠。君哲在外面租了一个朋友的房间。 “他让我每月付550元。”君哲给了他350元。他睡了3天没有睡觉。他被告知他将再支付200元。他觉得这种行为非常不妥。忠诚度。

金钱打破了最初的浪漫想象。君哲觉得社会上的人很现实,“只有好的他才会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当他进入社会时,我最喜欢的就是金钱。”周荣娟想给儿子买衣服,君哲说他不要衣服,“给钱就行。”

“我一直觉得他长得很好,做的每件事都比成年人大。”周容娟觉得儿子离自己越来越远了。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“他的父亲会盯着他看,他会被吓死。”

“当时是真的,风趣又听话。”许江平的手机里存了很多儿子的照片,其中一张是君哲端着桌子和筷子吃饭,半靠在沙发上吃饭。那时,儿子的怀里是干净的。这些东西在哪里。”他盯着照片,仿佛回到了过去。

周容娟不想让别人把自己的儿子定义为“坏孩子”。她拿来一本薄薄的笔记本,让记者拍了一张,“你看君哲,君哲的字很好。”

其实,在君哲的小学语文老师姜敏涛(化名)眼中,君哲虽然不爱读书,但“阳光”、“大方”,“不和老师吵架,不和老师吵架”不要欺负别人。”

君哲好友小龙总结道,江湖上的少年基本都是被逼出来的,“有些人穷,有些人被欺负太久了。”

君哲说他在小学时经常被欺负。直到初中第一天,他还是个1.4米的小个子,坐在班级的第一排。别人骂他,他却打不过他,只好用嘴在背后骂他,“那个时候,胆子很大。”偶尔周荣娟回到家会发现儿子受伤了,徐江平听到儿子说“不敢被人欺负”,但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纹身后,君哲觉得自己多了一层保护罩,“别人会怕你的。”

少年们总结了自己的生存经验。你,“只要你不和老师吵架。”挨打后,冬冬觉得跟老师说也没用,“老师认为学习很好。如果是我的错,老师会骂他,如果是他,那就是老师说的一巴掌。”不出声。”莉莉也不喜欢老师,她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会被老师骂,“她想招惹我,说你不想学就别学。我说不学就学吧,别学了,她说,这学期别来了。”所以她真的不去上学了。

这些年,蒋敏涛教过很多“坏孩子”,纹身是最明显的叛逆形式花臂有多疼,她也见过各种“变态”行为,有的喜欢在同学面前脱裤子,有的喜欢他们中的一些人一碰就哭在地上打滚,有些人喜欢拿着斗篷在操场上狂奔。

蒋敏涛发现,这样的孩子不在乎被批评或嘲笑,他们只在乎被人看到。她记得以前教过一个男生,像一只随时待命的刺猬,跟老师说话,歪着头,“(他说)你要什么,老师以前不敢对我动手!”直到他参加体育运动,只有赢得金牌,才能摆脱咄咄逼人的外壳。

蒋敏涛和君哲的妈妈认识多年。她觉得隐藏在这个孩子心里的真正动机是“找到一种存在感”,“(爸爸妈妈)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,他想找一个让他开心的方法。”

回家

这些年,许江平忙着赚钱,从来没有为孩子开过家长会。儿子上小学时,就跟着村民到江西做消防器材生意。回到江山后,他开始做化工生意。周荣娟的保健中心经常营业到晚上10点。

花臂有多疼

这让君哲的一年级班主任感觉自己是个“留守儿童”。有时候,君哲晚上睡觉,妈妈还没回来。上小学的时候,君哲迷上了玩游戏。当时他正在上课,蒋敏涛发现自己经常没能完成作业,于是给家里打了电话。他偷偷封锁了老师的电话号码。后来老师问,他也没有否认,笑着说:“我做到了。”

他在游戏中称自己为“孤独先生”。 ,他的父母不让他玩电脑,所以他让朋友们呆在家里,等他父母来了,他就会关掉电脑。初一时,他的成绩开始排在中低档。这时,周容娟发现儿子一直带着朋友去保健院,“把孩子带回来染发,手里拿着那些东西。”

正是这些朋友将她的儿子带入了纹身世界。周容娟经常为此自责。她一直觉得儿子变成这样是因为她开了美容院,“我现在为我们家感到羞耻,我觉得如果我当时不开店,可能不会是这样的。看起来像。但没有后悔药。”

生完二胎后,她决定不工作,全职照顾孩子,不想二胎成为下一个君哲。

但君哲缺少的不仅仅是陪伴。他说,在他的记忆中,只剩下父母吵架的场景了。

他记得有一次,因为一场争吵,他的父亲一拳在门上砸了一个洞。他还记得,妈妈第一次因为吵架哭了。 “当时下着大雨,我发高烧,父母吵架,爸爸去了江西,妈妈一直追着他的车,爸爸却走了。”

有时候他爸妈吵架的时候,他会阻止他,拳头会砸向他。

他对父亲有一种复杂的感情,他怨恨地提起父亲,但总是表示对他的支持,“毕竟是我父亲,血浓于水,别人打我。记住。他打我我不打,也没有隔夜仇。”

他记得父亲经常带他去星级酒店吃饭,记得父亲教他打台球,教他认各种车上,甚至还保持着小男孩天真烂漫的钦佩,“我觉得我爸好帅好帅。”

我听到我父母带记者去吃饭,他突然说:“真的吗?” “我爸妈都没带我吃饭。”那双眼睛突然变暗了。

他关心他父母的想法以及他在他们心中的位置。带着一个弟弟,他和朋友们开玩笑说,他的父母是“一个大喇叭,一个小喇叭”。但我忍不住为了得到的爱而竞争。 “我现在有一个弟弟,爸爸更喜欢我的身边。我和妈妈有点宠我。我就是这样长大的。”

“我好久没回家吃饭了,”他说。

少年

儿子越来越大,父亲承认自己无能为力,当时粗暴的教育方式更不妥。孩子是被表扬的,不是被骂的,但我没有耐心。”

狂暴的吼声在某些时候还是会出现,但徐江平开始调整自己和儿子的相处方式。他带儿子去见朋友,朋友劝君哲,“下次你十八岁,姑姑带你去北京,风格独特,有艺术感,几十万的那种。” 。”他希望用这种方式说服儿子暂时停止纹身。他觉得等儿子长大成人,自然会放弃纹身。

我儿子淘气,从淘宝买了两张假钞。我进去了。”

他对儿子还是抱有期待的,想象着儿子有朝一日可能成为一名企业家,“很多老师都会请他讲课,坦白之前为什么不努力学习。”但贺贺也准备接受儿子可能一事无成,所以他给儿子留下了一座老房子,以确保儿子娶妻成家。

无论如何,许江平还是要面对君哲身上留下的刺青。许江平打算继续给儿子打扫卫生,至少要洗掉裸露的半臂。

可是君哲不想再洗了。 “我只是觉得没有阅读就只剩下一条路,条条大路通罗马。”

两代人的交集还是充满了差距。君哲想在酒吧当DJ,父母不同意。徐江平为儿子的未来规划了另一条路:进朋友的工厂,学习化工技术。两三年后,他可以靠手艺谋生,如果学得好,就可以继承父亲的生意。徐江平觉得,一般来说,“懂事的孩子(会听话的)”。

但君哲不感兴趣。他觉得父亲不明白他在想什么。 “年轻人应该做年轻人该做的事。” “爆发”,“说不定,你报道说我成了网红,靠,我比他赚的钱还多,不是吗?”

君哲觉得自己赚了钱,要向父亲证明自己,“他说,小徐,给我点钱。”他挥了挥手,甩了甩手臂,“我会,给你,给你!我给他一个红包,8888!”

他的快手号码是“徐俊哲”。君喆看过两个很火的快手账号,想模仿一下:开个玩笑,前面搞笑,后面传播正能量。比如给环卫工送东西和爱心。 “只是……见证纹身男孩的蜕变,因为一开始我并不是一个很坏的男孩,在看到我新闻的人心里,我也不是很坏!”

君哲觉得,只要成功了,“别人就会觉得你的作品是一件艺术品。”

他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得到认可。在他的计划中,“再过几年,我可能要做出改变了,我要早睡早起,不会像现在这样闲着。”

他身边的少年们也都在期待着某种改变。 莉莉说:“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,但我知道我错了。”莉莉觉得父母不照顾自己,妈妈骂她,爸爸偷偷给她钱,“(应该)狠狠打我太纵容了,爸爸太宠我了。”小龙告诉记者,父亲从来没有牵过他的手。那天,弟弟考试得了低分,妈妈说他受了他的影响,叫他“去死”。 ", "我都傻了。"

君哲说:“我不认识自己,也不记得以前是什么样的。”语气随意,“也许我妈知道。”

周容娟自然知道。在她的记忆中,她的儿子小时候非常乖巧乖巧。有一次,她儿子去夜市,看到一双很漂亮的鞋子,就买了。 “他说妈妈,我给你买了鞋。”周荣娟看到了,是一双玫红色的运动鞋,是儿子用零花钱买的,送给他的礼物。

上一篇:男士手臂纹身

下一篇:>

Copyright © 酷纹身 版权所有 2016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

本站纯属免费纹身图片欣赏网站,所有纹身图片均收集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立即更正。

联系我们:Email:kuwenshen@foxmail.com网站备案号:湘ICP备2022004940号站长统计网站地图